線下教培生存艱難 長期利好在線教育

2月17日一大早,提前幾天備課、當天早起要線上授課的一位教師無奈吐槽:“學習通崩了,上不去了,技術員讓我們多試幾次。”另一位早上六點起床、后來被老師告知“系統崩了進不去”的學生稱:“浪費了我的早起,整個假期各大教學軟件都在崩潰邊緣徘徊。”

當日中午,超星學習通APP官方微博就“學習通平臺崩潰”一事回應稱,由于17日早上8:00左右,學習通使用量瞬間超過1200萬人,服務器壓力過大,導致部分用戶在登錄、圖片傳輸等功能出現短暫異常。

線上教育平臺持續發生的卡頓或崩潰折射的是疫情期間在線教育需求量的爆發,以及傳統線下教培機構密集轉移線上的必要性。與線上線下教育融合同時發生的,還有未能及時備戰線下而無奈關閉或降薪的教育機構們。在線教育行業全面爆發之前,創業者需先縮緊開支、掙扎求生,以待爆發。

線下教培生存艱難

IT培訓機構“兄弟連教育”創始人李超日前在其微信公眾號中發表《致兄弟連全體學員、員工、股東的一封信》,表示因受疫情影響,即日起,兄弟連北京校區停止招生,員工全部遣散。

李超表示,疫情之下,受影響最大的就是線下培訓機構。高校延遲開學、線下培訓業務暫停等措施使得兄弟連壓力暴增。公司資金儲備少并且一直處于虧損狀態,兄弟連在年前曾壓縮成本、緩發工資、全體動員,計劃在節后招生旺季打一個翻身仗,但疫情將公司計劃全部打亂。

2月13日下午5點,教育加盟連鎖機構乂學教育創始人栗浩洋給全體一千多名員工召開直播視頻會議,稱“非典時,都沒現在這么痛苦”,“那時停課也停了,停完了以后也就過去了。但是今日不同,2019年我們總部加全國學校的銷售額已接近20億的規模,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場疫情帶來的影響就是生和死的改變”。

為應對此次疫情的影響,栗浩洋表示,公司80%的員工工資或將被打3.5折,時間持續5到6個月。但同時,考慮到部分員工工資不高,將提供部分困難員工保底工資4000元(上海市最低工資2400元),同時公司高管將會個人支持部分家庭情況有特殊困難的同事一起度過這段時期。

針對降薪舉措,栗浩洋表示,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比較困難,松鼠AI賬面上有3.2億元資金,給員工發工資是足夠,但等疫情結束后迎來爆發期時,公司將沒有足夠資金投入研發、技術、品牌傳播等方面,“留足資金是為了更好地迎接疫情后的爆發期”。

另外,栗浩洋稱,當下中國90%的線下教育公司如果不作出類似決定,都將活不過三個月,“就像1月21日公司決定全國2000家學校提前暫停并全部轉線上一樣,我們只不過是先知先覺并執行力強悍而已。”

長期利好在線教育

有贊教育負責人胡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除了一小部分此前做過線上教育準備動作的線下教培機構之外,大部分線下教育工作者對當前的局勢是“懵”的,尤其是針對素質教育、興趣教育等領域,一旦脫離線下互動將無法高效開展。

在向線上轉移的過程中,胡冰表示,最大難點在于“標準化”,其次,直播教學的控場能力、授課方與學習方的技術設備等都是需要克服的難點。

不同于線下教培機構的斷臂求生,純在線教育平臺在此次疫情中占據紅利,一家K12在線教育平臺員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公司剛剛發下年終獎,額度還不小。”

伴魚創始人兼CEO黃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伴魚是少兒英語賽道,雖然英語賽道沒有K12賽道增長那么猛,但我們也在短時間內增長了上百萬用戶,增長速度和付費的轉化率都翻倍了。

vipJr董事長兼CEO楊正大表示,今年春節期間的使用量跟去年同期比較起來,增長了215%,成人品牌tutor使用量增長了85%。但同時挑戰也存在,楊正大表示,今年情況跟2003年不一樣,不論從帶寬還是互聯網基礎方面都有更多的機構參與進來。楊正大稱,比較大的機構有技術積累,可以很快就轉到線上;但還是有很多小機構,因為之前沒有直接投入,此次發生后端帶寬不夠或流量不夠導致系統崩盤等問題。

整體來看,楊正大稱,在線教育短期肯定是利多,長期會促進更多家庭提高對在線教育的接受程度,同時加速在線教育拐點的來到。

針對在線教育的爆發,賽富投資基金首席合伙人閻焱表示,在線教育行業的確有非常大的前景,但不會像目前資本市場、股票市場那樣爆發式增長,因為教育行業是與人的生活習慣有關的,它一定是伴隨著生活方式的改變而逐漸成長,不會是突發性發展。

601390股票行情